现行的刑事诉讼法对死刑复核程序的规定极为笼统,仅原则性的规定死刑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案件,由高级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虽然对死刑复核程序中的某些问题加以更为详尽的规定,但在死刑复核程序的参与主体、各方主体的法律地位、死刑复核程序的具体方式等方面仍是一片空白。这种立法状况与决定生死的最后一道关卡--死刑复核的重要地位严重不符。

在相关法律规定甚为笼统的情况下,实践中法官只是对案卷材料进行书面审查。在当前的法律环境下,律师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介入死刑复核程序。实际办案时,也根本无法从正式途径了解死刑核准的具体操作。律师的法律地位在死刑复核程序中缺失了。


■ 原因


死刑复核本身应该是审判程序,是死刑犯寻求司法救济的特殊手段。然而根据我国现行法律的规定,死刑复核程序并没有占据审判程序的地位,而是被视为一种充满行政色彩的特殊程序,独立于其他审判程序之外。


这种立法方式,不能不说是一种已被现代刑事诉讼理念所摒弃的陈旧诉讼观念的残余。在我国刑事立法的历史上,超职权主义诉讼模式的观念在很长时间内占据着重要位置。由此导致在刑事立法和刑事司法实践中,基本是从社会的安全利益出发来设计和实际运用刑事司法程序,凡是有利于追究犯罪的方法都可采用,当控制犯罪的需要与公民的权利保障之间发生冲突时,就要通过从立法上限制辩方(包括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辩护律师)的诉讼权利来维护控方的优势地位。

虽然1996年修改刑事诉讼法时,我国顺应世界各国刑事诉讼发展趋势,引进了更能体现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权益保护的控辩式审判模式,但对于死刑复核程序过于简单的规定,对被告人在此程序中辩护权的忽视以及律师作为对抗公权力滥用保障公民基本人权重要角色的缺失,是我国刑事诉讼法仍存在的一大缺陷。


■ 影响


辩护权不仅是刑事诉讼中被告人的一项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更是一种最基本的人权。我国宪法第125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案件,除法律规定的特别情况外,一律公开进行。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死刑复核程序中律师法律地位的缺失,严重侵害着被告辩护权的行使。


依照目前的法律实践,死刑复核程序中最高人民法院仅依据高级人民法院呈递的案卷作出决定,被告人及辩护律师没有进一步澄清事实,表达意见的机会。卷宗中如果存在事实错误或事实不清,将直接影响死刑复核程序的结果。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决定剥夺人之生命权的最后关口--死刑复核程序的价值,将被严重削弱。"慎刑","尊重生命权"将无从体现。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