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权,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接受警察讯问或出庭受审时,有保持沉默而拒不回答的权利。

最近全国人大常委会议初次审议并公开征求意见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中,修正案(草案)第49条规定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同时第93条又规定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应当如实回答”“沉默权并没有被明确写入。

如果沉默权未获明确主要是因为公检法全都不赞成,那是不能服人的。

它调整的是办案人员与涉案人员之间的关系,是在司法权力和公民权利之间进行合理的分配,也就是说,公检法等司法机关及其司法人员是沉默权问题的直接当事人和利益相关方。作为被调整的对象,公检法应该置身事外,至少不应该深度介入。

沉默权是为了保障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人权及其尊严。而扩大了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权利,就意味着限制了办案人员的权力。任何公权机关都天然地有着扩大自己权力、抵制削减权力的倾向,因此,公检法全部不赞成沉默权明确写入法律完全在意料之中。即使不进行调查,也能料定这一点。可以肯定地说,法律中所有监督制约司法机关的条款,比如审判要公开、讯问要录像等规定,被监督和制约的司法机关都不会真心诚意的赞成。如果过分看着公检法的意见,那么所有限制它们权力的立法都将一直处于条件不成熟的状态。

当然,为了提高立法的科学性及可行性,立法机关也不能把调整对象完全排除在外。由于公检法等被调整对象也有发表意见的权利,而且沉默权涉及的司法环节很多,因此,立法也有必要听取公检法的意见,但它们的意见只能是仅供参考的,绝不能成为重点考虑的因素。立法机关必须意识到:沉默权的另一相关方即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是缺席的,因为真正的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难以参与到立法的过程中,即使参与其中也会因为声音微弱而被忽略。

法律是全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在沉默权是否明确入法的问题上,立法者应该更多地考虑公众及专家的看法,而不应该为公检法的意见所左右。沉默权当然也是有利弊的,但利大还是弊大,公众和专家自会作出权衡。笔者早就感觉到,在我国的立法中存在着过分看着实务部门意见的倾向,这是需要警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