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中午12时许,一位刚出生8天的女婴因为吐奶被送到大朗南华妇科医院治疗,医生告知属正常反应,5小时后,女婴突然猝死。家属认为医院误诊导致其女婴夭折,院方要负全责。院方回应称,如尸检结果证明死亡原因与医院有关,医院绝对不会推卸责任。

  家属:医生误诊,错过治疗时间

  “是他们误诊导致我女儿死亡的。”聂小霞气愤地说,1月24日下午3时许,她来到大朗南华医院做剖腹分娩手术,手术后女儿一直很正常,分娩后女儿很乖,从不哭闹。住院期间,女儿还每天进食奶粉,6天后她出院回到家中。

  1月31日晚上,女儿开始出现不正常反应,不吃奶,呼吸困难,并有呕吐现象。为了弄清女儿的症状,2月1日上午,聂小霞带着女儿来到南华医院,院方只是稍微做一下观察,并没有对其女儿做常规性检查。

  “孩子很正常,回家观察一两天。”一位姓黄的医生告诉聂小霞。听了医生的解释之后,聂小霞带着女儿回到家中,并给女儿喂了一点温开水,而后女儿眼睛慢慢闭上。“当时我以为是她困了要睡觉。”聂小霞说,她把女儿放在床上睡觉。约11时许,她发现女儿一动不动,已经没有呼吸。心急如焚的她抱起女儿往大朗人民医院飞奔,但大朗人民医院鉴定后确认女儿已经死亡。聂小霞认为,是医生的误诊,致使她女儿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院方对此应负全责并作出赔偿。

  “人都死了,他们还不肯开出生证明。”聂小霞说,女儿出生后,她在结扎协议书上签字,并做了结扎手术。由于女婴没有死亡证明,导致法医不肯做尸检。

  双方协议:查出死因再作处理

  聂小霞称,因为南华妇科医院不肯为女婴开出生证明,导致大朗医院无法给女婴开死亡证明。对于此事,南华妇科医院的刘院长解释,并不是他们不肯开证明,而是卫生局发了通知,由于系统升级改造,所有的出生证明都要等到4月1日后才能补开。

  而对于家属质疑医生误诊导致婴儿猝死一事,刘院长称,院方是否有误诊,要待婴儿的尸检结果出来后才能知道,如果院方确实存在过错,院方愿意承担全部责任。

  昨天下午,在记者的协助下,大朗医院答应给家属开死亡证明。双方暂时达成协议,先查出女婴的死亡原因,再作进一步处理。